小城故事:跨界思维和技术创新在新加坡

big data

上一篇文章狠狠的灌了几勺鸡汤,希望还没把你灌醉。鸡汤偶尔可以补气但是喂不活创新企业。我们还是回到现实中谈谈方法论和操盘实际。

 一、瓶颈对瓶颈,两眼泪汪汪

作为资深苦逼科研民工, 在浩瀚的科技学术海洋中枉游了几年。 逐渐痛心疾首的意识到一个问题, 就是我们都在没日没夜地解决想象出来的问题。这样一群高智商,极其聪明的大脑竟然被消耗在纠结一些现实中不存在的问题上。

而很多的大型公司和初创企业,却正在为无数切乎用户的实际技术问题大伤脑筋。常规业务中的人员和职能却往往不能深究问题本质。为了赶进度赶上架时间,很多问题只能用work around来解决。

瓶颈遇到瓶颈,好像没什么办法。只能永远走在平行线上。

直到后来的后来,我们在做K Wizdom的时候才发现了怎样和最聪明的大脑一起解决最实际的商业问题。

 

二、巴顿的理想

说起创新,近代我最钦佩的创新者不是别人正是怀揣象牙手柄左轮手枪, 头盔锃亮,一身马裤威风不可一世的“血胆老将”乔治巴顿将军。

1916年,在荒凉干热的墨西哥荒漠上, 31岁的巴顿, 用自己临时搭凑的简易机械军车,实现了对墨西哥叛匪的成功突袭。

1917年巴顿负责组建美军第一个坦克营。巴顿成为第一个把坦克真正的应用在实际战争中的人。 并在真正的战场上推演出一整套惊心动魄的完美坦克战战术理论。

从1942年北非登陆成功到1943年战果辉煌的突尼斯战役, 西西里作战, 到攻战巴勒莫、墨西拿,到 1944年的阿登战役中巴顿率部在进攻方面上来了个90度大转弯,直插重镇巴斯托尼,成功的实施反包围作战,到1945年3月巴顿军团率先渡过莱茵河,与苏军会师。一周后攻克法兰克福。不久攻入捷克境内。巴顿发展出一套完整的基于坦克的战略战术理论,并且彻底改变了近代军事史。

最重要的创新,也许要超越创造发明本身,找到最能发挥科技优势的有效应用和推广。

 

三、梦想在远方:用大数据拯救世界

K Wizdom是一间致力于大数据技术开发和应用的公司。我们接触的是大到全球五百强小到实体餐饮业的企业。他们不是对数据和技术细节并不关心就是几乎毫无了解,却希望更科学的应用数据进行商业决策。

我记得潘石屹曾经提过他为什么九十年代逃离海南房地产,转战北京繁华CBD。其中科学决策是重中之重。他当年计算海口的常住人口加上外来人口总共三十万人。 然后把海口市规划批下来的面积除了一下人口, 就算出四十九平方米。可是海南当时刚刚建省, 连红绿灯都没修好, 建房子接近五十平方米, 而北京才七平方米。 他认为这就是极大的泡沫。 跑得越早越好。 潘石屹因此躲过了海南房地产九十年代的大泡沫。

把时光推移到2015年,当我们和一些经营实体和电子商务的企业接触时,他们目前的营销推广商业决策还是仅仅局限于单线程比较和手动试错的阶段。并没有数据的计算和支持。他们中大多数虽然意识到了用户数据和不同平台上数据搜集的重要性,却并没有在数据存储的结构设计和跨平台应用的拓展上进行考量。 而K Wizdom 正是基于此项需求,提供整合的多平台分析和集成工具和服务的。技术是我们实现解决方案的手段。但我们真正的价值在于快速便捷的运用数据解决问题和提供商业决策的依据。

 

四、没有鸡汤,来一块鸡精吧:为什么小公司可以打败大公司?

大公司有很多优势, 各种资源人力财力。 但是大公司永远躲不过的是多层决策的滞后和资源冗余的浪费。 对于中小企业的需求更是不会有更多的关注。 所以小公司是speed boat。 虽然容易翻船, 但是在有限范围内能更快的到达目的地。

大卫对抗哥利亚靠的不光是勇气, 还有精湛的准确度和力量。

想对K Wizdom更多了解,敬请期待。

(作者:文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