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军师“及时雨”--BestTop 金达宇专访

经历了学生时代,体验过职场人生,我们周围或多或少都有一类人,他们或对自己的未来一片迷惘,或对自己的工作或专业的激情已然褪去。也许我们自己就是其中之一。是该继续混沌的过下去,还是打起精神寻找适合自己的职业道路呢?

存在即合理,有需求就有供给。

在新加坡本地就有一间专门为这种需求提供解决方案的公司 - BestTop Consulting 百思拓咨询。

下面,请随着我们对BestTop CEO金达宇的专访来了解他与他的事业。希望对有需要的朋友打开一扇门。(下注:金达宇:Tony,小编:Alex)

一、创业之路

从博士毕业找工作到创业,这一过程对金达宇来说发生的很平常,很自然。

NUS毕业顺利进入RBS的管培生项目(管理培训生,ManagementTrainee是外企里面“以培养公司未来领导者”为主要目标的特殊项目)之后的一段时间,有相当多的学弟学妹来咨询达宇找工作的事。BestTop的种子在这一过程中开始萌芽。

Alex:多谢达宇抽时间接受我们SinTech的采访。主要是想了解一下BestTop一路走来的你与团队的心路历程。首先想了解下当初是怎么开始这个创业计划的

Tony: 这是很长的一个故事了,差不多2013年就开始做了。一开始很简单,就是为了找工作么。当时我博士是2012年毕业的,后来就一直找实习。

Alex:所以不是在读博期间参加创业比赛开始的。

Tony:对的,虽然公司注册时间只有一年多,但是这个项目已经酝酿了有一段时间了。开始的大半年只有我一个人,后面陆续有创业的小伙伴们加入。以前只是当作一个兴趣爱好,并没有真正当作事业来做。

在博士毕业后,我参加了RBS的管培生项目,后来就有许多学弟学妹们找到我,来了解我是怎么找到这个工作的。我也是比较Open的,也愿意去和大家分享。时间久了我发现我和每个人讲的东西都是差不多的,那么对学弟学妹们的分享没什么问题,也许还有更多不认识的人也有这种需要,那么当时就考虑把这个事情做成教育辅导平台来帮助大家。当然不只是我个人的经验,相信比我好的经验更加多。那么我们就作为一个中间人,帮有经验的人和需要指导的人架一个桥梁。我觉得大家到新加坡来学习工作,背井离乡,还是需要一些帮助的。这就是我们的一个出发点。

Alex:目前是主要基于校友的力量在做这个事业吗?

Tony: 目前我们网站上显示有100多位导师,还有更多导师并不希望在网站上露面。那么大概前20个导师是我们的校友,后面陆续有一些社会上的一些有资历的导师加入。

Alex:我有在网上看到BestTop项目曾经参加过“春晖杯”创业比赛并且获得优胜。能为我们介绍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Tony:这个创业大会我觉得像你们平台也可以好好宣传下。像春晖杯,我们也真的是机缘巧合。我的合伙人Daniel一直在国内找funding。偶然间就看到了这个项目。开始我们也以为是一个国内的小比赛,后面才发现原来是教育部和科技部主办的,是一个国家级的创业大赛。我们是去年参加的,是第十届。其实已经办了很多届,每年都会办。截止日期的话是年中的时候。当时我们就把我们的项目计划书和一些资料传给了主办方。经过筛选我们就入围了。后来我问了下新加坡大使馆,新加坡这边大概有五六个参加项目,后面入围的有三个。入围之后,每年的十二月份,我们会去广州。在广州有个留交会,今年是第十七届。它是非常大范围的,主要对象就是海外留学生。

Alex:当时我看到“春晖杯”的名字,觉得这应该是中国国内的一个比赛,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海外项目参赛。

Tony:对,这个是面向全世界留学生的。春晖杯是创业,留交会是留学生找工作。如果你是海外人才,中国会有很多机会,它就会提供一些高层次的工作机会。所以去年12月我就在广州,春晖杯加上留交会一共四天时间,前两天是一些路演。一些投资人和地方政府会来参加,一些地方政府也在开发许多创业园区来配合”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样一种口号吸引创业人才,尤其是海外创业人才入驻。还有一些政策的推介会。我们就在那边做这个事情。

二、速写BestTop

BestTop提供求职咨询服务,包括职位分析,简历修改,行业市场等的咨询。主打形式为11导师制计时付费。不定期会组织线下交流会。对VIP客户会有长时间职业规划与指导服务。

BestTop根植于新加坡,本地化优势明显,导师均为资深业内人士。并且价位中等偏低。目标客户并不仅限于高校毕业生。想要在本行外重新开辟战场的人士也会得到非常好的指导。同时,BestTop对企业招聘来说也是不可多得的好帮手。

Alex:仅从BestTop的消费流程上观察,顾客粘性并不是很高,有可能是一锤子买卖。求职者购买一次服务后找到工作,有一部分可能会成为导师,可能绝大部分就不会再与BestTop有联系了。我个人非常感兴趣的事BestTop的这种一对一的师徒体验,那么BestTop有没有想法去经营这样一种师徒体验?有没有试图去追踪用户就业后的轨迹?

Tony:这个可以分两点来讲。首先,顾客粘性不高这是大家的一个印象,但是我们初步做下来,真实情况并不是这样。我们统计过,超过70%的客户在用过我们服务一次之后还会继续使用。这首先一个是对我们服务的肯定,觉得我们真的好用。

另一个原因是,我去找工作不可能只找一个公司一个职位,其他的我就不找了。而且有时我们想要找的工作也许并不是专业相关的。当你想要开拓第二或者第三职业的时候,就会来找我们了。也许客户反复找同一位导师的几率并不是太高,但是客户在平台上找其他的导师几率相当高。曾经有一位客户连续找了10个导师。为什么?他就说他是SMU计算机专业还是信息工程专业毕业的,目前在一家对冲基金任职。让我们看,是个不错的工作,但他觉得做的没有意思,想换其他工作。但是他不知道要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有几乎50%的学生找到我们都会伴有这种问题。然后他在一个月之内连续定了10个导师。那个时候是我们提价之前,请一次导师差不多20新币。10次加起来才200新币。其实他之前也找过某知名商科大学的Career Center。但得到的回复是:“你已经毕业了,我们只服务应届毕业生。你要找,我们也可以帮你找,200新币一个导师。”

Alex:学校的这个回答还是不那么用户体验friendly的。

Tony:是的,所以说学校的有些机构有些人并不一定是真心能够帮助到学生的。这个人后来找了我们10位导师,是不同行业的。每个导师一到两个小时。其实每个导师即使不敢称行业专家,至少也在该行业摸爬滚打三五年了,对行业了解程度还是比较高的。在指导客户过程中奉上的都是其经验精华。那么在咨询完10位导师后,他觉得他更偏向于去做Audit。去年底我们得到的反馈是他已经进入KPMG任职了。像类似的例子我们相当多。我们并没有去做一个完全的统计。

Tony: 后面为了增加客户粘性,我们设计了一个长期跟踪的项目。之前我们都是做这种一对一计时的咨询服务。在与用户交流过程中,我们发现还是有相当一部分客户希望我们能与他们有一个长期的沟通。所以我们就推出了为时半年到两年的VIP定制计划。由一个Lead Consultant对客户进行计划与训练安排以及进度追踪与沟通,并且为客户联系更专业的其他导师进行相应的辅导。这就不是一两个小时的师徒关系了。比如我现在也有带学生,如果我有内推或者实习机会,我肯定会先考虑我的学生。这是从导师直接到学生的机会,可能是只关注平台本身并不能得到的机会。

Alex:BestTop的服务对企业来说其实也是很有帮助的。因为有时有的企业HR并不能有效的招到适合自己企业岗位要求的人才。所以往往有部门领导抱怨HR部门不会找人的状况出现。

Tony: 没错。虽然我们的侧重点目前还放在学生培训这一块,不过目前我们也是积极地开展与公司的合作。这需要很多工夫,像是一个猎头的感觉。其实之前花旗上海HR要招管培生也是通过我们来找的。虽然不是官方合作,但这方面我们是有实力帮助到企业的。他们那次招了4个人,两个都是我们推荐过去的。

三、初生牛犊不怕虎

BestTop在创业初期即也遭遇了尴尬的事件。当然这并没有停下BestTop的脚步,反而更激发了她的成长。因为专业化定制化的服务无论对求职者还是求才者来说都是一个必要的存在。这种服务可以提高招聘、应聘的效率,帮助双方节省时间精力。从这个角度讲,BestTop的服务值得肯定,值得鼓励。

Alex:从开始创业到现在,有没有遇到一个瓶颈期,成员们可能感觉做不下去了想散伙这样?

Tony:很幸运,目前还没有。目前BestTop有一个执行力很强的团队。我的合伙人Daniel是我之前在RBS的同事,在BestTop担任CFO,负责财务和业务拓展。他非常有冲劲,和他一起共事总是能够让人充满着干劲。另一个合伙人Erin我和她相识很久了,担任COO,做事负责踏实,最开始的小班也是我和她一起。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就是BestTop小编Mandy,她现在是百思拓里最出名的人物了,学员对她的工作效率赞赏有加。感谢团队和其他一直帮助过我们的朋友,我们才能一直坚持走到现在!

Alex:新加坡的学校会给你们提供帮助吗?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种服务和学校的就业指导中心或校友会也会有竞争关系。

Tony:这就有个小故事要说。在我们两年前上小班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走漏了风声,就让某大学的Career Center就知道了。该Career Center的Director就立刻给我写电邮说:“你们这种事不对的,你们不可以来接触我们的学生。我们才是给他们提供服务的。”那么我就据理力争地回应:“既然学生们找到了我们,不用你们的免费服务,而转投我们的付费服务,说明我们的服务可能更好。而且现在是市场经济,并没有法规规定我们不可以接触你们的学生,新加坡主要几所大学的学生我们这里都有。除非你们做得比我们好,否则并没有理由约束我们不可以接触你们的学生。“后来此人甚至威胁我们的一个在读博士的伙伴,不许他跟着我做,否则会影响毕业。这种手段不敢恭维。不过在创业路上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困难。后来反正我们也和他们没什么瓜葛,我们就继续做,他们也拿我们没办法。这些大学的Career Center也许应该想想,为什么学生更愿意来找我们?原因多半在于很多这种Career Center也是外包的,也有些是自己老师上课。外包的这些人就更多是Consulting的人,他们的首要目的是挣这一次性的钱。他们上两个小时课帮你改简历,上完就走人啦。你几乎事后找不着他们。有的也是学校老师改的简历。我们有学生是在学校改完之后来我们这的。我们的导师看完后也不甚满意。”为什么?这些Career Center的老师并没有丰富的从业经历,有的甚至没有从业经历,因为他可能PHD读完就直接Career Center做了。就算有工作经历,比如我有银行工作经历,那么顶多也只能在投银行的简历上帮帮忙,别的行业我也许帮不上忙,真的是隔行如隔山。

Alex: 目前BestTop有没有固定的和学校的一些社团有合作?

Tony:像之前提到的Career Center,我们曾经去找过几所大学的Career Center,不过他们觉得自己足够好,拒绝了我们合作的邀请。之前还有联系过一个大学某学院的Deputy Dean,他会有这个想法,因为该专业学生就业率只有70%。他也试过自己学校的Career Center,但后来发现并没有什么用,就找到了我们,希望我们可以提供服务。

后来事情搁浅了,这个人的评论很让人气愤。他说:“你们太年轻了,包括你们的导师也太年轻了。而且你们的导师有很多都是中国人,我们这是要针对新加坡学生的服务。”可是这和中国人新加坡人有什么关系?我回应:“只要这个经验适用于新加坡,就可以啊。我们的导师都是就职与各新加坡公司的员工。为什么会有这种种族歧视的言论?”

后来反正没有达成任何协议,我们就随他去吧。我们目前并没有和本地几所著名大学有官方的合作,但是我们与一些私立学校有非常好的合作。比如澳洲的Curtin University新加坡校区,Raffles College,澳洲James Cook University新加坡校区等与我们有非常密切的合作。这两年他们会邀请我们去他们的Career Fair帮助毕业生辅导。我们也做了至少五六场免费活动。

在学生会层面,我们与NUS研究生协会有合作。与NTU的研究生协会和中国留学生协会都有合作,后面会和他们有一个线下的分享会。我们是很乐意与其他机构一起合作来帮助学生的。

Tony: 其实无论是本地学生、留学生或公立大学毕业生、私立大学毕业生,就天赋和能力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差距。进入公司还都是需要多一轮打磨。我们也是希望可以帮助求职者做好准备,可以在求职过程中更好的表现自己。

四、做三观正确的事业

BestTop提供职业发展规划的服务,那么她们自己的事业规划将如何确定?面对潜在导师群,面对外来的资本诱惑,面对同行的竞争,有定力有原则有方法才能保持竞争力,做三观正确的事业。

Alex:有一个问题就是怎么样才能招募和BestTop有相同价值观的导师呢?可能有的人只是想借用这个平台扩展自己的社交圈子或增加个人知名度。

Tony:对,导师对我们来说也是非常宝贵的。

Tony:目前是有一些人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找到我们的。在沟通过程中我们就会筛选掉这样的人成为导师。说实话,能花钱买我们的服务的这些学生,怎么说呢,至少也是非常务实的。至今我们做了大概三四百个学生了,大部分都在新加坡找到了非常不错的工作。一些比较优秀的学生在积累了一段经验后也会转化为我们的导师。如果一个人购买了我们的服务后真心觉得帮助到了他,他也就会更愿意变成我们的导师。

Tony:我们平台对导师来说也是有更多意义的。去年我们就做了两场线下的导师交流会。也会有导师当场推荐另一个导师去某公司任职的情况。

Alex: 导师资源才是未来决定胜负的点?

Tony:是的,目前与我们类似的公司有拿到风投铺的很大的,对我们来说,优势就是大量本地导师资源。目前我们也不想铺的很大,去做美国,去做中国,就focus在新加坡市场。有些人总说新加坡市场太小。其实并不至于。

Alex:新加坡本身是一个非常好的孵化器。特别适合城市复制城市这种发展模式。

Tony:我们并不想一下铺的很开,除非有很多很多钱。如果北京两个导师,上海两个导师,这样的本地化服务体验肯定不会好。创业最重要的要创立一个品牌,让人家看到这个品牌就知道你提供的是什么服务。我们也在观察我们的竞争对手。比如有一个在北美做,他们说有两百三百个导师。但这些导师是分布在各个地方的。其实每个城市的环境也不同,政策也不同,这是个非常大的问题。如果细看纽约或华盛顿,其实导师数量并没有那么多。每个州的政策都不一样,每个公司也不一样。像我们就可以做的很专业。而且我们也会办很多线下的活动。这不只是在培养学生群,其实也是在培养导师群。这一百多个导师也是有需求的。

Alex:如何看待竞争者?职业咨询服务的入门壁垒好像不是很高。

Tony:其实对我们来说,我们是非常欢迎这种竞争的。如果只有我们一家在做,那将是一个非常辛苦的过程,包括市场的培养。虽然我们的这个项目并不是那么新颖,但毕竟对大部分学生而言,“原来可以花一点钱找一个我不认识的人来聊一下一个我不熟悉的行业”,许多学生可能还没有这种想法,只是想我可以找学长学姐。说实话,找学长学姐找来找去还是你这个专业的。

Alex:真正在公司里的感觉与在学校里想象的感觉还是很不一样的

Tony:在我们开始前半年的时间里,我们要花非常大的精力来培养客户。后来陆陆续续包括美国和一些其他地方的类似的项目的出现,也是在帮我们培养客户群体。有的客户找到我们时就说过,“我也咨询过美国某某某公司,你们这个和他们也是一样的吗?因为你们是在新加坡吗,本地化,那我就来找你们”。这种情况也是很多的。

现在有个词,不叫“competition”也不叫“cooperation”,叫”co-petition”,就又是cooperation又是competition。一家去做有可能这个市场也做不起来。就需要大家一起帮忙去培养这个市场。

Alex:  还在找投资者吗?

Tony:是有人要投我们,不过被我们拒绝了。因为发展的理念与我们不一样。目前的收入可以cover运营成本。我们现在创业阶段有些事情其实还没有想完全清楚,就一步步走。有的人愿意给投资者画个大饼要钱。

Alex:投资者也不傻呀

Tony:对的,而且如果怎么赚钱,能提供给客户什么价值这些东西都没想清楚,那就是耍无赖呀。老一辈的人创业,那时候哪有什么风投啊,没有这种东西。

现如今,大部分人的目光只能被一些所谓的成功光环所吸引,追求快速,强调诸如互联网思维大数据等新潮名词,有的是忽悠气质,却缺少了点匠人精神 ——思考自己的产品与服务如何才能让这个世界运转的更好。

      

BestTop,一群热心的人办了一个热心的企业提供着靠谱的服务。希望他们的服务能对求职路上的朋友有所帮助,也希望有分享精神的朋友通过BestTop帮助更多的人。

(作者:Alex Gong,  Sin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