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构建机器人产业链的“机器之心”

适值不惑的曹金龙,虽然说话带着浓浓的江苏徐州腔调,但不徐不疾,几乎一直面露微微的笑色。语速均匀,无论愠怒或是急躁,或者就是得意、兴奋,都少有显露,而且,还会劝慰其他人:这没什么嘛,不予理会就是了;要么:“没关系,我们一点点来完成(克服)。”
也就是说,很多人纳罕,曹总怎么能那么早“耳顺”起来?
可是,另一方面,传统行业、低端做起的曹金龙,却异常大胆地瞄准科技、甚至是高科技行业,一旦下定决心,他就全力以赴不会轻易放弃。
另外,把烟戒掉,不管晚上几点睡、每天晨起跑步一个小时,数年如一日,又有几人能做到?

一、调皮生的房地产春天

曹金龙在徐州邳县长大,不等到中学毕业,就对坐着读书兴致索然,仗着调皮不捣蛋,家人只好给他安排进入一个国企,在里面上班。上了4-5年的班,曹金龙再次坐不住了,与人合伙承揽政府绿化工程,又几年成立土石方公司,继而发展到房地产公司。入对了这个让很多人羡慕嫉妒恨的行业,曹金龙初步积累起了自己的财富资本。
作为改开几乎同期的企业家,曹金龙认为自己就是跟着邓小平理论走的,大胆地试,大胆地闯。到了房地产已经风生水起的时候,曹金龙主动被动地,开始了别的想法,这一点,让他区别于很多与他发展背景类似的其他老板。
虽然房地产还有的赚,鉴于土地供应的有限,他认为在中国房地产的黄金时代已经差不多了,是时候开始别的创业了。

二、土老板的科技跨界

随着自己的工程公司去深圳,他在这片创新之都成立了一家治疗儿童弱势的医疗器械公司,感觉这个行业前景挺广。只是,没想到这个行业也是一片红海,经营起来并非易事。
说被动转型,是因为在2011年的时候,某甲方公司因为拖欠工程款,便将一处企业抵押给了曹金龙。该公司在曹金龙的经营和运营下,成为了名为“曼氏生物”新三板生物制药公司。
靠着以上两处科技企业,曹金龙开始不断优化,与其他生意伙伴一起,注资3亿多,于2015年成立了一家名为“彭瑞生物”的科技公司,加快创新和技术的积累。
话锋要转到与前面这些都差很大的机器人上面来了。

三、打造机器人产业链的“机器之心”

曹金龙前些年以创业移民的身份来到新加坡之后,自2015年起,他发现有新加坡政府的强力支持,以及新加坡固有的各种环境优势,在新加坡可以真正投资开干了。
机缘巧合之下,曹金龙与机器人结下不解之缘,加之他自己也一直喜欢机器人,所以很快就把公司注册下来。这个期间,曹金龙接触过不少机器人团队,也迅速从一个机器人小白,到慢慢有自己的理解和想法,下定决心把这事做大。
曹金龙正在自建团队,以新加坡为研发中心,在上海、北京、深圳都设立办公室,让真正的人才想在哪里工作都行,而他的老家——江苏邳州,则将建设一个颇具规模的机器人产业园,最终形成机器人的产业链。
这个机器人产业园,以打造机器人的产业链为旨归,有两种商业模式:
其一,招商。对于机器人产业链相关公司,免费入驻,甚至可以为其量身定做厂房。然后,三年免税,园区还可以    入股10%,并且会有某上市公公司并购、增发上市进去,前景无限。
其二,加盟。也可以采取加盟的方式,即原先某机器人公司假设需要1000万资金用于技术开发、整合等适宜,如今可以通过由曹金龙新加坡技术研发团队的授权,可能只付10%左右的费用。而且还更高效。
之所以有以上想法,因为虽然很多公司转型在做机器人,但机器人的销售并不容易,其中相当一个原因,就是这些公司大多采取外包制造的方式,这样就很受制于供应链。因此,有一个强大的机器人产业链工业园,很显必要。

四、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气概

至此,恐怕读者你也要说,曹金龙傻吧,机器人多烧钱啊,这么做不是自寻烦恼吗?他很清楚这一点,但他认为只要想做,做一天就要做好。问题总有,但总有解决的办法,不要轻易地被情绪所左右,毕竟事情解决不是气出来的——这跟马云“胸怀是气出来的”是不是很像?
曹金龙说,自己以前也抽烟喝酒,后来就想磨练和改变下自己,于是戒烟,晨起6:00跑步1小时,他说早起跑步一天心情都好。
虽然长相温和,但曹金龙的胆子很大,敢于挑战,说自己其实一直都在创业之中。
虽然出道也早,但曹金龙的身边却聚集了一批最初就追随他的人。他说喜欢大家在一起,喜欢大家都赚钱,计较来去,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不轻言放弃的曹金龙,正在打造一支从精神到理念都符合自己理想的“机器人”队伍。
“无论干什么事,都坎坷,事情慢慢做,慢慢解决”——曹金龙有一颗“机器之心”(2013年美国一部科幻警匪剧名,讲述人与机器人如何搭档办案)。
(作者:成莲,Sin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