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创业期股权结构有多重要?陈欧新加坡初创公司的荣光与痛苦告诉你

startup

世界上最惨的事,莫过于你辛苦建起的公司大获成功,却跟你没什么关系了。把聚美优品带到纳斯达克的陈欧,如今无疑仍是年轻有为的成功人士,简直为小坡无数一心想进大银行的才俊们狠狠地率先垂范了一把。可他同样也是开头这句话的生动写照,原因如他亲口所说,如果一个公司没有健康的股权组织架构,只是凭借对人单纯的信任感,很难保证未来不出问题,他后来重新开始,“这件事吃亏吃得太大了,我做两三年企业白白送人之后,连名字都被改了。”

在新加坡南阳理工大学读书时,陈欧所学的专业是计算机,学习之余,他通过打游戏赚钱。即使父亲听闻他在校期间亦会疯狂打游戏的消息时,暴跳着对着电话把他大骂了一顿,他也没有幡然醒悟。事实上,他真的没有沉迷网络游戏,是父亲轻信了他人。

通过打网络游戏,陈欧赚了些小钱,他的喜悦溢于言表。在那个时候,陈欧对游戏市场的营运和赚钱模式还一无所知,但在潜意识里,他已经有了把游戏当事业来经营的冲动。

陈欧是在新加坡拿到第一桶金的。2006年,他还在新加坡读大四,伙同师弟刘辉(现聚美优品联合创始人、研发副总裁),单靠着一台笔记本,创办了在线游戏对战平台GGGame(Good Game的意思,也就是后来在新加坡大名鼎鼎的Garena)。当时盛大浩方想进东南亚市场,但是版本做得很差。作为一名资深游戏玩家兼程序员,陈欧思量,既然市场并不成熟,浩方的产品及本地化也做得很糟糕,不如自己来做。

GG平台几乎是以火箭速度在成长,用户数每天都在创造记录,从一个东南亚的本地游戏平台,迅速变成能解决洲际互联问题的国际性对战平台。接下来,更让我们振奋的是,欧洲著名魔兽赛事INCUP,WC3L也相继采用GG平台作为洲际对战平台。

直到现在,Garena都是新加坡最好的一家在线游戏平台。陈欧管理期间,已经达到10万人同时在线,最高峰时有四五十万人。到他离开时,通过卖给玩家增值服务的方式赚钱,没有太多盈利,但是基本可以持平。

从一开始创业,陈欧就一直受到父母的阻拦。远在四川的父母得知陈欧在新加坡创业,而且做的这个事只有用户没有赚钱,父母开始电话规劝,后来干脆远涉重洋劝说,希望陈欧能回心转意。他们都是公务员,对陈欧的期望是当一名博士。“父母觉得创业很丢人,不务正业,创业是找不到工作的表现。”直到后来陈欧从Garena退出,把股份换成真金白银,他们才开始支持儿子的决定,但还是更希望他去读斯坦福MBA。

在GGgame发展得不错时,陈欧决定去斯坦福读MBA。但陈欧一直忧心忡忡的是一帮学生兵,没有一个有经营管理经验,能不能带领GG走的更远?他一直希望能有强援加盟,正在此时,陈欧通过斯坦福校友的介绍,认识了Forrest, 一个摩托罗拉人力资源出身的斯坦福MBA。所以他找来一个职业经理人打理公司。写代码出身的陈欧自认对商业和管理并不在行,所以希望这个职业经理人弥补公司的短板。他从90%的占股比例中分文未取地自愿让出40%给对方。陈欧的想法是,这样他就可以在斯坦福远程管理公司,两不耽误。

事实证明,这是陈欧后来一系列昏招的开始。

昏招一:职业经理人提出提出要做CEO,让陈欧作President。对于这个变化,Forrest是这么解释的:President是公司的头,CEO只是负责商务运营,而企业的创始人一般都不当CEO,工程师出身的更不适合当CEO。这番话说的陈欧团队晕头转向,加之创业公司向来对头衔不怎么看重,于是答应下来。

昏招二:该CEO加入初创企业要求30%的股份。说实话要的这个股份实在有点吓人了(天使投资人一般才10%),Forrest信誓旦旦告诉陈欧,股份的控制权一点都不重要,最关键是把公司做大,等到上市了10%的股份都是天文数字!除此之外,为了让他有“归属感”,在GG平台建立两年后才加入的他,还要求“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小贴士:硅谷惯例,创业公司在后加入公司的CEO,一般股份不会超过10%)

昏招三:Forrest和陈欧一起去引入投资,他自己占30%,投资人占10%,期权15%,陈欧35%,CEO拥有对期权的分配权。三个董事会席位,投资人,Forrest和陈欧各占一席。在这种架构下,Forrest和投资人联盟,随时可以把陈欧架空。。。而实际上,投资人是Forrest老婆的同学,这种私下的默契,让陈欧在完全无意识的情况下,从GG的主人变成了客人。(友情提醒:董事会席位非常重要,期权也不是创始人能够随意发给自己的,失去了对董事会席位和股份的控制,就基本上失去了对公司的控制)

随着职业经理人引进其他天使投资人,对方所控制的股权比例已经超过50%,而陈欧只剩30%多。而且他发现公司不再叫GGgame了,而改为Garena,自己却毫不知情。他意识到已经失去了对公司的控制,没有话语权了。

陈欧说他当时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在企业早期发展比较慢的时候,他总是希望借助外力解决问题。“他是斯坦福MBA毕业的,我当时对斯坦福、哈佛有一种对神一般的敬仰。他让我做总裁,自己做CEO,说公司是总裁说了算。后来发现全是忽悠。”

这段创业经历更多是留给陈欧一个警醒。如果一个公司没有健康的股权组织架构,只是凭借对人单纯的信任感,很难保证未来不出问题。他想重新开始。“这件事吃亏吃得太大了,我做两三年企业白白送人之后,连名字都被改了。”

而Garena,媒体上如今是这么报道的,完全看不到“陈欧”两个字了:

最近又获得一轮融资,是由加拿大安大略省教师退休基金会Ontario Teacher’s Pension Plan(OTPP)主导。

融资规模并未披露,鉴于到亚洲目前的资金来源,这样一种投资目前还是非主流的和不多见的。

自2009年成立以来,Garena快速扩张其产品线,从连接游戏玩家的软件起家,发展到投资各种游戏。

2010年,Garena发布一款社交工具叫Garena+,很快就又推出多款聊天APP及支付工具AirPlay。它甚至成立专门的风险公司来投资创业项目,如投资Redmart——新加坡的在线超市。

该公司宣称拥有1700万PC端和1100万移动端月度用户,大部分为东南亚用户,但它也扩张到了台湾和香港。根据年报,2012年公司的年收入已达3100万新元(合1亿6500万人民币),是2010年的3倍。据《金融时报》报道,该公司的估值已逾25亿美元。

据称,由于中国网络巨头腾讯的投资,Garena将变成东南亚第一大游戏发布商,另外,腾讯还授权了旗下《传奇》游戏在东南亚地区的牌照。

(根据网络报道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