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路很多条,前进的路只有一条”,30岁的新加坡工程老板如是说

engineering
在我接触的人当中,他是最早创业的——2005年刚刚从南洋理工学院(Nanyang Polytechnic,NYP)毕业的冯喆(Aaron Feng),就自己成立公司,为日后创业作准备。以10年后的眼光来看,甚至不少人会说现在也有不少孩子大学时就开始创业,然而,一方面那不是2005年的新加坡光景,另外,冯喆的公司不是互联网这样的公司,而是,传统工程类。
冯喆2002年从天津某高中来到新加坡,入读南洋理工学院。当时围绕是否出国的问题,家庭意见不一。他在某个做课间操的时候,沐浴在阳光里,脑中思考如何塑造自己未来的形象问题。操毕,他的抉择也出来了。天津读书期间的冯喆,非常内向,甚至连跟同学打招呼都不敢,可是当他坐上南下的飞机那一刻,他决定推翻原来的自我,重新来过。于是到了NYP,他竞选上了中国学生会主席,用2年的时间把当时只有5-6个人的团体变成了全校最大的学生组织,且成为唯一获得连任的学生会主席。
一,创业要趁早
凭借所读制造工程专业背景,冯喆找到了一个工程公司的职位,这家本地小公司给他开的工资是$1300,而且几乎一周7天都要工作,所事工作为管道、化学给排水等。令人吃惊的事,即便这点工资,1两年下来冯喆居然也能攒下点积蓄,原因无他:根本无暇花销,除了吃饭,找不出其他时间来花钱呀,甚至连路费都因为经常跟着公司的小车跑而给免了。
这份白天不懂夜的黑的工作,除了带给他工作经验,另外一个收获就是积累了一些人脉,这些积累,让他在2007年,终于收到自己公司的第一单业务。为了这份总值$1800的工作,他请了2个兼职工人,最终的利润是$100元,拿着这个100元,他请介绍业务的朋友吃了顿饭。
尽管无利可图,这毕竟成为冯喆公司的里程碑。
在工作之余,冯喆继续深造,先后取得南洋理工大学的学士和硕士学位。他接的单主要为新加坡大大小小的电子厂的水处理工程。2008年,金融危机降临,电子业一片低迷,尚在攻读硕士学位的冯喆,面对毫无订单的局面,开始心生动摇,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继续把这家公司开下去,还是应该全力找一份工作。
此时他的同学,也是后来的太太说了一句话:你再试个半年一年吧,年轻时候不努力尝试,将来怕你后悔。
 这句后来冯太太自己都不记得的话,却成为彼时冯喆的定海神针,他坚定了信念,而且牙齿没咬多久,2个月后,就来生意了。
到了2009年,冯喆开始分别根据公司内外情况,作出了2项重大调整:其一,当他发现电子公司纷纷在卖时,预感在新加坡,电子行业风光不再,开始将业务从针对工业用户转向商业用户,主打中央空调冷水系统;其二,鉴于工程公司的资金运转情况,为了赢得业主/总包更多的信心,他把公司从无限公司改成有限公司。数年下来看,以前主攻电子厂的同类公司,要么关张,要么发展规模始终上不来。而资金在工程公司中作用很大,公司此番改制为其长远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6年下来,冯喆的公司发展势头不错,在2014年新加坡的低谷期也撑住了。从目前他的项目配比看,电子厂与商务类的比例约为1:9。虽然发展总体顺利,但若论及困难,冯总坦言:“一直有哇”,他最差的时候,夫妻账户里仅剩$15,连出去吃饭都给省了。
二,为什么选择工程业
不同于背个笔记本、在咖啡馆、office就可以跟人聊事、工作的IT类型公司,工程公司的形象总是跟臭汗、烈日、闷罐一类的艰苦条件相联系。无论是管理人员还是操作人员,除了工作条件艰苦,工作时间也不固定,总之一个“苦”字了不得。
另外,工程行业有3要素,项目、人手、资金,冯喆的经验是三者总是不能同时得到满足,所以每次做项目都有拧巴的地方。
然而,犹如币之两面,工程业的艰苦,恰恰成为其比较高的准入门槛,这种不容易复制的特性,恰恰被冯喆看重。他说自己在创业之初就存了不想被人复制的想法。他成那些复制的人为搅局者,他选择的行业,就是此类搅局者越少越好。
冯喆现年才30出头,也就是说,他身为冯总,这些年见各种客户时还是20多岁的小伙子。问题来了,很多老板见到他会问他的老板在哪里,惊悉他本人就是老板后,会拍着他肩膀说,我儿子跟你差不多大:)每逢此时,冯总只好说,请给年轻人一个机会,我不愿意做一锤子买卖。
现实中,冯喆对自己公司的要求是,做出的东西不仅要能用,而且还要漂亮。他待人真诚,非常注重质量和口碑,因而公司稳扎稳打,目前已有70多人的规模。他对员工的聘请也比较慎重,一方面要有预见性,适当保持规模;另一方面,员工一旦请进门,他就要对人负责,为之进行中长期的规划,并不会因为短期利益而打破这种规律。
眼下,用工成本高企,而且2009-2013年新加坡的小繁荣造就的一批小房地产商,如今无事可干,也成为他这个行业的恶性竞争者,所以发展也算是险象环生。不过呢,还是他自己的那句话,困难一直有。何况,他还有个习惯,事情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下文会举一些事例为证)。
三,关于创业:“退路很多条,前进的路只有一条”
尽管自己的事业发展尚属顺利,作为亲历过甘苦的创业者,冯喆深知做生意讲的是硬道理,不管你的过程是什么,有怎样的委屈和不公,结果为王。因此,他对于自己创业做生意的人都很敬重,在他看来,任何一个做生意的人其实都经历过千锤百炼。创业者能坚持5年的,恐怕5%都不到(在中国这个比例可能会低到1%)。他不会看低任何一个人,“我们的任务,就是发现他们的过人之处,并向他们学习”。
30刚出头的冯喆,做人却时时有危机感,表面的憨厚下,藏着的却是一颗倔强好强的心。
他认为创业成功和打工者最大的区别,就在心态。创业的人,绝不能想退路,是自己把自己的桥给拆了。打工的人遇到问题,总会想我后面有人会解决,而当老板的绝对不会给自己找借口,没有退路。这句话,也常常被他用以鼓励遇到困难的员工。
在他看来,真正的老板,其实不会有什么特定的规划,应该都是一边走,一边想的。
因为冯喆在给我讲他的故事时,特别和缓,但随着问题的深入,他的力量越来越被更多的事情所揭示。例如我问,年纪轻轻事业就发展这么好,是不是智力还是比较过人?
接下来的回答让人乍舌。冯喆说,你不会想到,我出生的时候,因为脐带绕颈3周,病危给抢救过来的,因此医生判定我的脑子受损,大概在12岁脑子第二次发育的时候“有可能”成为一个正常人。
因为这次事故,冯喆的父母特地放弃户口所在的重点小学,给他报了个离家最近的普通小学,妈妈心想,“离家15分钟,走路送信也不会走丢”。冯喆在考中学的时候,才升入天津市的重点中学(刘欢、蒋大为的母校)。也是在他进入中学了,父母才敢跟他透露他的这段经历。
当员工裹足不前时,冯总会激励他们,我这样脑子发育不全的人,都能做到,你们没有理由做不到。
中学里,他喜欢上了踢球,再考虑如何成为一个“独一无二”的人时,他选择成为守门员。但同时,他又苦练踢球技巧,所以成为场上唯一一个既能踢、又会守的队员,为校队赢得荣誉。
他业余有几项爱好,他在介绍养鱼时,说法让人捧腹:别人养鱼是养一缸,我是养一池子鱼。原来,他从最初的养龙鱼,发展到养锦鲤,自己有个鱼塘,养了百多条名贵的锦鲤。玩核桃,他一眼就能看出品种和产地;吃榴莲,他可以吃出是什么品种,是嫁接还是原种(他透露说芽笼的榴莲基本不是原种)。他喜欢一样东西,就要做到极致。
这就是这个年轻的工程业老总,深知作为一个领导,最关键的是要能够给大家指引方向。“自己要有动力,毕竟石油是找出来的,不是在那里等着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