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映《侏罗纪世界》里的黑科技离我们有多远

Jurassic-World-The-Game

新加坡学校假期,也迎来了电影《侏罗纪世界》(Jurassic World)的大热。阔别22年之后,《侏罗纪公园》里的那些奇怪恐龙们再度回到大银幕上。

凑巧的是,近日,Nature杂志子刊Nature Communications 在线发表的一篇题为《恐龙骨化石中发现7500万年前的细胞》(Fibres and cellular structures preserved in 75-million–year-old dinosaur specimens)的文章,令8块一直保存在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London Natural History Museum)鲜有人问津的白垩纪恐龙化石重新回到国内外媒体聚光灯下,成功吸引了各界科研工作者的眼球以及来自BBC等主流媒体的广泛关注。而此时距它们在加拿大艾伯塔省被挖掘出来,已经过了一个多世纪。

这部电影涉及多种黑科技,加上制作本事的高科技,令这些浑身高科技范儿的电影,引领者电影业的一个新方向。该电影深度融合基因科技(影片中的)、脑控科技,在掀起新一轮恐龙热的同时,这场披着科幻外衣的视觉盛宴,也让很多人提出疑问:电影里的那些“吓死爹”的“黑科技”,距离我们有多远???

一、复活恐龙,现在有进展吗?
 
和22年前的前作一样,《侏罗纪世界》的恐龙,也是利用现有动物的DNA与残缺的恐龙DNA修补与混合而成。
 
不过,按照影片里首席科学家吴博士的说法,从《侏罗纪公园》的时代开始,这些被复活的恐龙,就并非它们在自然界中的原样,而是按照“吸引游客原则”制造出的更多尖牙、更吓人的怪兽。

然而,尽管复活恐龙一直是大众热衷的话题,但依靠电影中的方法来复活恐龙实际在现有技术条件下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因为,即便在冰封等理想的自然环境中,DNA最长只能保存70万-100万年就分解了,而恐龙时代早在6500万年前就已结束。倒是猛犸象、塔斯马尼亚虎等灭绝于数十年到数万年前的动物,利用基因技术让它们复活更具现实性。
美国《纽约时报》今年4月就曾披露,哈佛大学的猛犸复活项目小组正试图从北极冰川发现的猛犸象尸体上提取基因,移植到近亲亚洲象的细胞中。
 
不过,复活恐龙还保留有另一个希望…
 
如今科学界普遍认为,鸟类是由伶盗龙这类行动快捷的恐龙演化而来,因此现代鸟类仍保留有恐龙的部分基因。如果能准确掌握每段基因控制的性状,并唤醒这些古老的基因,则有望制造出带有恐龙特征的鸟类!
 
2009年,美国古生物学家杰克•霍纳就提出要从鸡的身上获取源自恐龙的基因,然后重新复活一只小型恐龙。而目前,美国科学家已取得一定进展,比如通过基因工程成功让鸡的喙长出圆锥形、与鳄鱼相似的牙齿…
二、脑控技术:距离我们有多远?
在影片中,人类为追踪暴虐的霸王龙,派出了4头接受过训练的迅猛龙。而在这些迅猛龙头上,还都戴有一个控制器,能加强它们对人类指令的服从度,并实时向指挥中心回传它们看到的画面。
按照影片中的设计,这种头部控制器,可以一方面将人类控制指令转化为特定的电信号,通过某种方式“传递”至迅猛龙相应的脑神经,使其听从命令;同时,它可能又是一种脑电波采集设备,能收集迅猛龙的脑信号,将它看到的图像回传到指挥中心。
而与复制恐龙相比,影片中这种“脑控技术”,其实实现起来“更为现实”!
一名中国脑机接口领域知名专家就告诉我们,脑控”技术的原理,是大脑皮层神经系统活动会产生脑电信号,通过采集这些脑电信号,然后用电脑进行分析,进而能某种程度上辨别大脑的意图。
 
在现实中,利用脑控技术控制机器其实已有先例。2014年巴西世界杯开幕式上,一名残疾人就是利用脑控技术完成开球!
 
该专家表示,对人脑神经信号所代表的含义进行精细解读仍很困难。目前能较好地解读“向左走”“向右走”等特定的运动想象的神经信号,但更复杂信号的解读还存在很大挑战。
而像电影里那样,利用控脑技术操纵动物,其技术难度则更大!
因为,这个过程并非人脑直接操纵动物,而是需要首先用设备把人脑指令读取出来,然后再把这些指令输送给动物大脑的相应神经,控制它的行动。其中,如何将外部传来的信号与神经信号接接起来,以及外部信号如何转换为被控制动物的特定行为,这一步骤更为复杂。最难的就是神经信号的编码传导机制,不同动物对应的神经信号也可能大相径庭。
此外,相对而言,越高级的动物控制起来越难,低级动物要容易一些,因为相关机制更容易搞清楚。比如,目前科学家已在昆虫身上进行过试验。上海交通大学6月初就宣布利用脑控技术遥控了蟑螂的行动,即先用设备把人脑指令读出来,然后再通过脑机接口技术把这些信号输送给蟑螂。
 
其具体做法是,在蟑螂脑部的触角神经植入微电极,这样,根据接收到的指令,就能操纵它的行动方向。浙江大学在2013年也用相关技术让大鼠能够“听”人话和“看”路标了~
而虽然对于脑部结构更复杂精密的动物,植入电极通常会产生严重的排异反应,但相关技术日前也获得突破!
英国《自然-纳米技术》杂志8日披露,中美科学家共同研制出一种柔性电路,能通过直径0.1毫米的针注入到小鼠的大脑里!
 
这种柔性电路能监测大脑活动,对周围组织的损伤也非常有限。
 
还有一种方法叫光遗传技术,利用病毒将对光敏感的蛋白基因导入动物脑部特定的神经元,然后通过控制这些神经元,就能实现对动物行为的控制…
 
三、机器人和恐龙,谁适合上战场?
在影片结尾,一名有军方背景的角色感叹,像迅猛龙这种强大、灵活的动物,远比笨拙机器人更适合代替人类上战场。
他甚至宣称,“早就应该派迅猛龙去阿富汗”!
那么,究竟是用机器人还是恐龙这样的动物,替代人类上战场更何时呢?
其实,美军也很纠结。目前,美军主要用海豚执行反水雷等任务,但它们正逐渐被水下机器人取代。原因是养育和训练动物的成本太高。
不过,美国趣味科学网站认为,如果未来生命技术发展到能在流水线上生产动物,那么具有自主思维能力、反应快捷的动物们,或许还是比机器人更适合征战沙场。这就是《星球大战》里批量生产的克隆人士兵最终取代机器人军团的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侏罗纪世界》里的各种“黑科技”,无论是复活恐龙还是控脑技术,现实中都存在着伦理问题。
就如影片极力表达的,的确是人类创造了这些恐龙,但当这些动物复活后,我们不可能控制它们的想法,更没有权力任意处置它们。
 
接受采访的中国专家也强调,控脑技术科研人员对该领域的研究非常谨慎,尽管这些研究目前只针对动物,但某些原理也可能适用于人类。
 
而如果控脑技术在人类身上被滥用,就很可能出现《黑客帝国》描绘的恐怖场景:人看到的一切都是外部输入的虚拟景象,实际只是生活在“母体”中的狭小空间…
(来源:《环球时报》、赛先生等)